情绪是一种过滤系统,告诉我们哪里不对劲


发布于: 2020-07-10

情绪是一种过滤系统,告诉我们哪里不对劲

生物演化为了协助人类求生存,已赋予人类更多所谓的负向基本情绪,而非正向的情绪……不愉快的情绪通常是有用的。焦虑、生气、悲伤和遗憾具备一个有用的目的,否则它们就不会存在。不愉快的感受会将人们的注意力引到那些关乎他们福祉的重要事件上,并且促进适当的行动。

情绪,特别是让我们难受的情绪,是在我们遇到内/外在挑战、侵犯、剥夺的事件时所产生的身心激烈反应,使我们能更有力量去因应这些状况。而且为了要我们重视此刺激,愈是危险的状况,情绪感受和反应会愈为强烈。因此,情绪不但具有维繫生存的重要正向功能,而且是「当下」的,换句话说,当事件解决了、过去了,情绪就会自然消退。

简单地说,情绪的功能是促使人类集中能量(情绪发生时,肾上腺素分泌强化我们的速度与力气,就是其一),尽力维护我们的安危及福祉权益,而得以顺利生存下去。

以最原始的害怕与生气情绪为例。在一些危险的情境中,害怕会使我们集中注意、小心防範。一旦真正出现了威胁,启动害怕情绪的生理机能,可以使我们有超出平时的力量逃离危险。例如,当我们走在曾经发生过抢案的暗巷,会仔细听有没有特别的动静或脚步声,全身警戒(有备者可能紧握着皮包中的电击棒),深怕有人从旁突袭,这样的防範自然会减少受伤害的机率。若真的发现有人尾随在后,动机又不友善,我们可能选择快跑到人多、明亮之处,这时跑步的速度绝对比在学校考跑百米时快许多,成功躲掉危险的机会大增。

生气时,产生的生理反应有助于减少逃避,同时提供面对外在威胁或攻击的行动力量;而生气的讯息也能让刺激者知道,我们不喜欢,甚至厌恶他们的行为,已準备好保护自己的因应之道,这就有机会促使刺激者考量情势,选择放弃或调整其原先的举动。

这就像有陌生人或其他动物要接近刚出生的小狗,母狗常会露出凶恶的身形、发出愤怒的警告声,试图要赶走牠认为的侵略者。人类不也如此?《三国演义》中张飞在长阪桥前,愤怒地厉喝三声,让曹操身边的夏侯杰惊得肝胆碎裂,摔下马去,更吓得曹操大军落荒而退。后人有诗讚曰:「长阪桥头杀气生,横枪立马眼圆睁。一声好似轰雷震,独退曹家百万兵。」这不仅保护了自己的亲人或国人,更减低不必要的伤害。

生气和害怕是一对重要的保命情绪。当我们抵挡不了外界的威胁,就启动害怕的情绪,协助我们快速逃离;若可以抵挡或必须抵抗,就展现生气的情绪而全力反击。

因失落所产生的哀伤和悲痛情绪,常可以唤起别人的悲悯之情而提出实质的帮助、精神的支持,亲友也因此感情凝聚与相互照顾。这也是人类演化出来的生存本事,所以悲伤情绪的讯息(像表情、声音),特别容易让觉察者产生想关心、协助的意图。例如,一个孩子为失去亲人而哭泣、一位母亲寻找失蹤子女的伤心告白,或亲人过世,全家人守灵、诵经和举行告别式等,都让我们容易走过失落的经验,或得到解决困境的奥援。

反过来看,倘若没有情绪,会是怎样的状态?

没有了感觉,会失去情绪的预警、保护、激发因应变化的潜能等功能,让我们对外在的危险和入侵失去防御的能力。如果没有害怕的情绪,就会缺乏警觉性,也失去逃离的特殊力量,非常容易遭受伤害和危险。

在一些文化中,要求女性要温和、忍让,绝不可生气。日后遇到别人侵犯时(指广义的侵犯,包括权益或拥有物被取走),很容易步步退让、无法反击而受害,也可能因此产生很深的忧郁状况。

情绪是有必要性和自发性的,当情绪升起来,耐住性子去听听它要告诉你什幺。《SQ:I-You共融的社会智能》一书中提到一项实验,神经科医师测试罹患短期记忆失忆症的病人,在和其握手时,手中暗藏一枚图钉,病人被刺到后再见到医生,依然不记得见过医生,但再也不愿和他握手。

「我们心里知道(情绪经验)的事情比嘴巴能说出(认知历程)的更多。」(摘Goleman,2007,p.1351、37)

其实,情绪就是提醒我们注意内、外在发生了好或不好的状况,而且远比我们的认知能力知道得更早、更丰富:好的要趋近和取得;不好的就需要我们尽快地远离或改善。

情绪筛选讯息,让我们快速判断及做决定,特别是关于个人喜恶方面:

脑子无法负荷感觉器官不断输入的大量讯息,因此需要一套过滤系统,才能专注我们身心认为最重要的讯息,并忽略其他讯息。而决定什幺讯息值得我们注意的,正是我们的情绪。(摘自Pert,2011,p.179)

情绪在做判断时,不见得是「对的」、「精準的」,然而却是最快速的。尤其有关喜恶方面的事情,没有了情绪,几乎无法做出决定。《SQ:I-You共融的社会智能》提到另一个案例,车祸受伤的银行高阶主管,脑部情绪中枢严重受损,以致失去情绪感受的能力。当他出院回到工作岗位,工作方面影响细微,仍胜任自如,生活上也看不出明显的异状。到了结婚纪念日,这位先生希望找一家最棒的餐厅,庆祝这个双喜的日子。他上网查很多资料,并做了详尽的分析比较,但就是无法做出决定,脑部受伤让他无法判断最喜爱哪家餐厅。

而我们有所谓选择性的注意或记忆,其左右选择的关键,也是情绪。

情绪经验系统是整体的,当人因为排拒不愉快的情绪而逐渐关闭此感觉系统,则快乐、愉悦等我们追求与嚮往的感觉,也同样体会不到,人生失去了亮丽、丰富的色彩,变成黑白的,而创造美好的文明和艺术生活,也将成为不可能的任务。

此外,不能觉察自己的情绪,当然也难以体察他人的情绪;少了情绪的交流,人与人之间就好似筑起了一道无门窗的高墙,心灵无法连结,也不具同理能力。人际相处一旦失去情感的付出与接收,自然不可能建立亲密的互动,产生爱与关怀的幸福关係。更可怕的是,当隔绝情绪愈趋严重,很可能变成一个完全没有情绪感受力、没有悲悯之情、不体察人间疾苦的冷血「杀手」(杀手训练中,绝对禁止对人产生同情和感情)。社会里这样的人多了,那将成为令人不寒而慄的世界。



上一篇: 下一篇:

图文资讯

国立台湾美术馆「2019数位科技与视觉艺术跨界创作补助计画」

国立台湾美术馆「2019数位科技与视觉艺术跨界创作补助计画」

  国立台湾美术馆2019年「数位科技与视觉艺术跨界创作补助计画」,即日起至12月31日开始公开徵件。本案为持续鼓励以视觉艺术与数位科技的跨界合作,追求创作实验

国立台湾美术馆主办2019亚洲艺术双年展   揭开秋季亚洲艺

国立台湾美术馆主办2019亚洲艺术双年展 揭开秋季亚洲艺

亚洲艺术双年展(简称亚双展)是由位于台中的国立台湾美术馆主办,今年已是第七届,首次邀请两位知名艺术家担任策展人,分别是台湾的许家维与新加坡的何子彦。此次以「来自

国立嘉义高级中学创校95週年校庆

国立嘉义高级中学创校95週年校庆

国立嘉义高中13日举办创校95週年庆祝校庆暨表扬杰出校友大会,今年特别邀请前副总统萧万长学长担任致词贵宾;萧万长说道,嘉中成立95年来,培育了六万多位国家菁英,

随机推荐